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资讯 / 县区动态
教育优先自强不息团结奋进——第76期教育之春沙龙上唱响“阜南精神”
浏览次数:487信息来源: 阜南县教育局发布时间:2018-11-07

在第五次全国教育大会上,习总书记指出:“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2018年11月3日,在全国上下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的背景下,第76期教育之春系列沙龙“走近地方·感受变革”系列8在京举行。来自北京、上海、安徽的全国政协委员、教育学者与一线实践者共聚一堂,探讨教育优先发展这一时代命题。作为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阜南县教育实践者动情的讲述,与会嘉宾或点赞、或建言,一起为推动贫困地区教育更好发展把脉建言。——编者

 

北京的秋冬之交,是一个多彩的季节。

11月3日下午,在人民政协报社举行的第76期教育之春沙龙开场伊始,玉泉叮咚合唱团孩子们的天籁之音,将与会者带入到对童年天真烂漫的回忆中。这也向与会者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童年的美好,需要社会各界人士的全力呵护。

安徽省阜南县县长李云川的汇报团队先后走上发言席,饱含深情地讲述了他们这样一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办好教育的探索之路。

■“用教育,阻断智力贫困的代际传递”

“在过去的3年里,阜南县累计投入35.9亿元用于学校标准化建设,而去年一年,全县就有8275名农村学生从城区和外地‘回流’到各乡镇学校。”

“为了提高乡村教师待遇,我们阜南县政府出台《阜南县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实施意见》,依据学校艰苦偏远程度实行差别化补助标准,所需资金除省财政拨付外,县财政按照1∶1的比例予以增补,较偏远地区教师每月的工作津贴、生活津贴最高能补助1790元。”

……

沙龙现场,李云川县长用数据和案例展示了阜南县“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实际行动。

“李县长的团队讲述了阜南的教育故事,体现了阜南的教育精神、教育追求和教育希望。”中国教育学会副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高书国表达了他对阜南教育的肯定。

“城里的孩子有一把椅子,农村的孩子有一把椅子,但是这两把椅子的含金量是完全不一样的。”高书国认为,教育优先发展,首先要在贫困地区优先发展,要让教育的阳光首先普照贫困人群。

“智力贫困蚕食了贫困群体内心的未来。贫困不仅让穷人今天过得不好,更重要的是贫困夺走了穷人的未来。不仅上一代影响下一代,下一代也会对上一代的心智和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从更加宏大和长远的视角分析,这一群体的未来也将直接影响到家庭的未来、区域的未来和国家的未来。”作为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高书国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了教育阻断智力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意义。

■“我看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以前曾去过阜南县。那时,它是作为一个贫困县的典型案例;今天,我看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听了李云川团队的汇报,国家督学、教育部基础教育监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兴奋不已。

胡平平历任第八、九、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曾担任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6年。在担任人大代表期间,她在全国两会期间呼吁最多的问题就是农村教师的工资问题和教师编制问题。其中,很多提案就基于她对阜南县教育现状的现实思考。

“淮河原来是没有出海口的,每到泛滥期,为了保住发达地区的工业,阜南县舍小家保大家就成了蓄洪区。那时经常发生洪灾,老百姓都住在庄台上面,由于每年都要搬迁一次,所以家里都很贫穷。乡镇学校的条件更差,孩子们上课所需的桌椅板凳都是从家带过去的。当时,我们坐着汽艇在水上走,看见学校在水下流,心里很不是滋味。”胡平平的带着历史场景感的讲述引起现场的沉思。

“爷爷奶奶教小学,叔叔阿姨教初中,哥哥姐姐教高中。”在胡平平记忆中,安徽省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农村都流传着这样一个顺口溜,很直观地反映出当时贫困地区教师队伍现状。

“现在,在阜南县的乡镇,最漂亮的建筑是学校,最文明的地标也是学校。”现场,PPT中展现的如今学校的照片,让胡平平颇为欣慰。

“我们关心不是每年有几个学生考上名校,而是关注大多数的孩子是否都有机会接受教育,进而为阜南未来的建设培养人才。”更让胡平平感动的是,李云川县长所提到的教育观。“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才是核心问题,这个问题抓牢了,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胡平平说。

“农村教育为了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赵玉池也深深赞同李云川的观点。他认为,农村教育不是城市教育的翻版。农村教育不是为了培养精英,而是要重点培养未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建设的核心力量。

■为“留守儿童之家”点赞!

沙龙现场,李云川汇报团队播放了一个反映阜南教育发展的视频。其中,基于真实案例拍摄的留守儿童以及“代管妈妈”的故事,让很多与会嘉宾潸然泪下。

“留守儿童,是伤感的教育。我们要让留守儿童,留守不流泪。”这是阜南县做出的承诺。为此,为每所学校配备建设了“留守儿童之家”,并配备专职教师,尽量弥补孩子们缺失的情感。

“我为阜南县关注留守儿童的做法和情怀点赞。”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副部长林丹华饱含深情地说。在过去十多年中,林丹华一直关注留守儿童这一群体。在研究当中她发现,留守儿童身上有两大突出问题:强烈的孤独感、内心需要被关注。而这些问题对他们今后的发展影响巨大。基于阜南县的教育探索,林丹华希望阜南县今后从学校、家庭、社区、儿童多个层面,进一步去开展立体化的有效的心理健康工作。

“贫困地区,尤其深度贫困地区,家长外出打工,留下了很多儿童和老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赵琦表示,留守儿童是一个社会问题,这个群体也直接关系到扶贫脱贫的成效。他认为阜南县在这方面的探索和做法值得深度挖掘。

“我为阜南县的情怀和探索点赞。”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康丽颖现场表态:她愿意借助首师大家庭教育研究中心的平台,为阜南教育的发展、为阜南儿童的健康成长做一些志愿服务。

■教育变化的背后……

“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发展义务教育是政府的责任。各级政府只有坚定这样的信念,才能将教育的发展真正落到实处。”赵玉池表示,教育不能等,孩子等不起。任何教育改革,必须要有自上而下地推动和自下而上地探索,并作出有效的对接。“很多好的政策在执行中之所以没有落地,就是因为‘等’的思想在作祟。”他认为,阜南县在县域层面做到了最大程度的自下而上的创新。

“阜南教育的变化,实际是国家教育发展中,教育扶贫主战场取得重大胜利的一个典型,确实值得推广。”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说。

“阜南县领导班子‘建学校等孩子,还是让孩子等学校’的态度对我触动很深。每个孩子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但通过教育可以使其拥有自强、自信的品质。我发现,阜南县的教育同仁为孩子们做了很多事情。”全国政协委员李有毅,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曾为教育扶贫问题而建言。在她看来,教育扶贫确实是一个很艰难、很漫长的工作,而我们国家要完全脱贫,教育人必须要有一场又一场的攻坚战。“阜南县教育人用行动践行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精神。”李有毅说。作为北京市第十二中学教育集团校长、作为从安徽走出来的她,愿意和阜南县的学校开展手拉手帮扶活动。同时,也让阜南教育人的实干创新精神影响北京第十二中学的师生们。

“教育事关千家万户,事关每个孩子,应该是民生最基本的内涵,也是政府最基本的职责。”在全国政协常委,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看来,阜南县是阜阳市的一个缩影,阜阳市是安徽省的一个缩影。作为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阜南县在阜阳市和安徽省的统筹下,创造性地做了一些探索,把相关要求都落到实处了。

“作为一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阜南县委、县政府在财政经济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能拿出这样的精力和热情、这么多的经费来办教育,让我们非常感动。希望这样的典型在全国推广。”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说。朱永新表示,从教育发展的角度来说,阜南县最大的探索在于它解决了穷县如何办大教育的问题。希望在今后,继续探索走出一条“穷县办出强教育”的发展之路。(人民政协报)

版权所有 安徽省阜阳市教育局 Copyright © 2016 www.fyjy.gov.cn All Rights Rese 技术支持:安徽商网
地址:双清路8号 邮编:236014 皖ICP备06004565号-1 网站标识码:3412000040 站点地图
主办单位:阜阳市教育局 电话:2197267 皖公网安备 341202000101号